文章分享

真正想說的,在語言之外

2021-08-11

明愛樂協會社工陳偉廉

 

在第一次見面時,Macy (化名) 一直和我講述自己的工作,從見客的流程,到如何入單,都完全詳盡的透露。她給我的感覺是,非常盡責,很有工作能力,很能夠展現出領袖的特質。Macy 說的都是環繞著工作,一件件的外在事情,而始終未有說到自己。我開始在思考,在我們之間,正在發生什麼事情?


個案,會將自身的人際關係模式,帶入到輔導室,呈現在社工面前。也許,在 Macy 的心靈世界裡,與人有著很遠很遠的距離,所以只能夠將較實在的工作,放在兩人之間。我沉默了許久,在思考著 Macy 的內在世界。在沉默的過程裡,Macy 也鬆開了一點,開始靠在沙發上。一份觸動的感受,浮現在心口,我看著她說:「我深深感受到你的能力,你的盡責,而同時間,我也好像感覺到,在工作以外的你,是一個我無法感受的部分,就好像,她不太想讓我去接觸,她不太願意讓我去知道。」


因為,我為了她去沉默,去思考,因而她能夠感受到,那個工作以外的自己,在沉默裡被承載了。在沉默裡,我沒有再擔當她的潛意識裡,那個一直認可她要去盡責的人——治療師的沉默是為了讓她自由。「係….. 好似所有人都要求我要去盡責,令我一直都係到滿足人地,我從來冇自己既時間。一旦可以放鬆,我會用盡一切辦法去滿足,包括係吸食冰毒,愈多愈好。」


最後,沿著個案潛意識的自由步伐,她漸漸分享到,她對父親的感覺,那個讓她一直感到很緊張、很焦慮、很複雜,要她事事盡責的父親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社工非常在意個案,或者將個案向我們說的,給予百分百的注意力。然而,更多時候,個案能夠說的,是為了隱藏個案不能夠說的。
他們不想你知道的,卻又恰恰是,他們最想你知道的。如果,你能夠—— 為他們思考。
 

 

返回